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韩天雍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视频】新书推荐丨《日本篆刻艺术》

2019-10-16 10:00:11 来源:广西美术出版社作者:
A-A+

书籍欣赏

CKZJaVwVSEYhir9JI5w4y8cF5ugVT9lAonH64v1Q.jpg

《日本篆刻艺术》

韩天雍 编著

广西美术出版社

2019年8月

作者简介

pIWzmqIDjw1yQ6JbPjdW9CPW1SIfT3pUlSV8cQIi.jpg

韩天雍

  日本文化研究学者。1984年获辽宁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士;1992年获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文学硕士,师从沙孟海、刘江、章祖安教授;2001年获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院文学博士学位,师从欧阳中石教授。

  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古文字书法创作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浙江省书法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浙江省甲骨文学会会长、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硕博学位论文通讯评议专家。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刘江 / 文

utUxN2U33TXRjhaPdFvG7lTsftn1nHaPj4kmFn4Q.jpg

遣唐使印

0Hz8tMlAej1E9gb8TKATgR2uKcDTFJLJYMnfOO6V.jpg

汉委奴国王

  日本文化,基本源于中国,而自有发展。作为日本文化之一的篆刻艺术,同样受到中国篆刻艺术的影响,但经过日本人民和篆刻家数百年来不断地努力吸收、消化,而能自成风貌,并具有较浓厚的民族风格。

  中国传入日本最早的篆刻作品,当推1784年2月23日在日本福冈县博多湾志贺岛发现的金印“汉委奴国王”。这是汉光武帝中元二年(57年)赐给日本倭奴国使者的印绶(现存福冈市博物馆)。稍后,三国魏明帝景初三年(239年),魏帝又授予倭邪马台国女王“亲魏倭王”金印(见《魏书·倭人传》)。隋唐时期,日本派遣大批遣唐使到中国,全面吸收汉唐文化。

UcUA6EMOqWjsfLMHWYkCzAH6Y6MnkGeSAglzEFDJ.jpg

  宋元时期,日本禅宗兴隆,除日本留学僧外,尚有不少中国僧人赴日讲经传道,有的长久留住在日本,他们对继承中国文化传统,兴起日本的书法篆刻艺术,有着启导的影响。

  明代,中国文人兴起一股复古思潮,印人多崇尚汉印,嘉靖、万历之时,文彭、何震出,加之印材易铜为石,易于雕镌,篆刻之风大为盛行。受到中国画影响较深的日本画家周文、文清、启祥、雪舟等人,也常在他们的作品上钤盖印章。

  明王朝为清所灭之际(1644年),有大批明末遗民流亡日本,中国新文化亦随之被带往日本传播。其中,对篆刻艺术传播影响最大的有独立和心越两位僧人。他们两人特点相同,除了讲经传法,都精六书、擅书法,篆刻都是继承明末清初一路的风格,使刀治印,刀味明显,使日本原来的印章艺术开启了一股新风。当时跟他们学习篆刻的人不少,他们对日本篆刻界有转折性的影响,日本篆刻界称他俩是“日本篆刻的始祖”。

6ZFDU8arYt2P9OS72qydhqyTkwiDe2GRjd4OPaOh.jpg

遗世独立(独立)

tGD8lsiP12u8VoJsvAVoo12CTFBeu719pGEFbnO4.jpg

花落家童未扫 鸟啼山客犹眠(心越)

  心越的篆刻学生有原篁洲,与篁洲为亲交的今井顺斋和细井广泽,以及篁洲弟子池永一峰等人,悉心研究古篆,都能继心越风格,在刀法方面大有改变,为发展日本篆刻艺术做出了贡献。日本篆刻史称之为“初期江户派”。

  与初期江户派同时期的,有新兴蒙所,他从江户移居大阪浪华,受到明末清初今体派风之影响,以方篆杂体作印,其门人有僧佚山、尾崎散、都贺庭钟、里东白、泉必东等,印风富有装饰味。后人以“初期浪华派”称之。

  长崎,是江户时代日本与中国交往的门户,在地理上离中国大陆最近,得地利人和之便,是中国篆刻以各种方式进入日本的必经之地。以源伯民为代表的印人,因地而成,后人称之为“长崎派”。此外,同时在上方的篆刻家,主要有殿村亚岱、僧悟心、林焕章、柳里恭等人,亦为明末清初今体派作风,后人称之为“上方派”。

jrYKmDwJGh399TSpiObIrXLDS93YXMre4mc6O9lU.jpg

UtHtTNz4UAXKZPC0g7bSvY56Rk58CcCvNCgwiRz3.jpg

ydFECESqnfjdU9XkDUXyqwsxgiEHQpKspb3RkVjl.jpg

r8cBuh9SYyAJNgv1ITBMMWHB4TcQfMkQrHq08a4J.jpg

内页欣赏

  当日本盛行明末清初较为低俗的方篆杂体之时,清代中期印人渐转向崇尚秦汉之风。不久,日本也掀起“印归秦汉”的复古之风。同时,也有指导鉴赏中国钤印的《秦汉古铜印谱》与浙派丁、蒋和邓石如的印谱和实物,一扫前期以方篆杂体作印之弊习,建立起较为高雅、简朴、洗练之印风。

FfyzzbRNLuOH0sxGZ6ATfGXRHl9NnW9SPlYSPT38.jpg

iPClluK0zebql7tS8roiRlZ6DJGcyP7hyvVEZDFI.jpg

lllF2Rzke2GTqRR8KO3Bfw3upY93XrI5Xexx7sqe.jpg

PDTBuoZ6c44bGUewjc2jod4XWuGhrLKSHMgJeWvW.jpg

  明治时代(1868-1912年)的篆刻,一方面受到前代高芙蓉一路的影响,同时,也有不少人崇尚我国清代中期以后的印风,即重视多方面的艺术修养,诗文、书、画,亦都各有专长。这个时代也可以说是文人印盛行的时代。明治十三年(1880年),杨守敬任清朝驻日本大使馆官员,携去碑版法帖、秦汉印章以及古币等,对日本书法篆刻有很大的影响。

  筱田芥津,对浙派印集研习颇深,将切刀法的古拙生辣之趣引入日本,对当时的篆刻界产生了深远影响。人们称他为技巧派的篆刻家。

wT3TNzZAxYr7z6CqtCS6geGyA14pJlTd4jV3QhdQ.jpg

Qi9MtP0YnJZ7QPCLOadAHOv130AYj6ENQxqfNIBy.jpg

内页欣赏

  此外,有不少篆刻家,为了更深入地了解、研究中国的篆刻艺术,不满足于对印谱的欣赏与摹习,而是直接来到篆刻艺术的发源地、滋长地,摄取中国精神,向当时的印人学习。其中,有名的有圆山大迂、中村兰台、桑名铁城、滨村藏六、河井荃庐等,他们先后远涉大海,来向吴让之、徐三庚、赵之谦、吴昌硕等印家请教,有的先后来往数次,归国后广为传播中国篆刻艺术。

Qus2Ibbm8Ia3bfcMmtTiVz38TEqxCyCPoWytkxR3.jpg

别号拜石(圆山大迂)

ksjIBIY5HPRIEA1UGWk5FMlq82Kvksf4MgCtfzxC.jpg

渡边千秋(山田寒山)

  日本民族是一个勤劳、智慧、勇于上进的民族,有他们自己的文化历史、风俗习惯与审美风尚,加之明治以后,日本也实行改革开放的维新政策,在汲取汉唐文化的同时,也大量吸收了近代欧美的科学文化精神。这三者的结合,构成以日本民族文化为主的艺术风格。在篆刻艺术方面,虽然有不同的师承风貌,但其共同的特点是:章法较为考究,精于安排,篆书的用笔与用刀都较为豪放,刀锋凌厉,很富有个性。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从这本《日本篆刻艺术》中,可以明显地看到它与中国篆刻艺术有着密切联系的历史;同时,各时期中,又有各不相同的变化与发展。这对我们今天探索创造具有社会主义新时代风格的篆刻艺术,可能会有新的启发与借鉴之处。

(本文有删节)

V5d2Nlcf3cmmMXwOejJeGnFv2UBURyvglGDaSV7z.jpg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韩天雍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